首页>旅游新闻>内容

故宫之美,一本书“观止矣”

来源:吉祥旅游资讯网    时间:2020-11-30

原标题:故宫之美,一本书“观止矣”

《故宫观止》

丘濂 曾焱 吴丽玮 著

现代出版社

本书是《三联生活周刊》多年对故宫文化研究的集成之作。内容涵括新的理解故宫的文化价值,记录故宫文物南迁、西迁记及对故宫的文物守护与传承历史的记录,对故宫藏宝的文化密码进行揭密,对故宫文物的修葺与鉴定过程中的匠艺仔细观察与匠心品读,揭露台北故宫博物院的藏品与运营内情。仅有方面展示600年文化故宫底蕴,邀读者转入一场故宫文博视觉盛宴,探寻中国历史的文化根脉与现实的人文交感、承传。

2020年是紫禁城建成600年,《丹宸永固——紫禁城建成六百年展览》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活动。车站在午门的城墙上,默默地看着六百年沧桑巨变,看著中华由衰转盛,屹立于世界之林,心中是五味杂陈。

故宫既是博物馆,又是明清两代的皇宫,在世界的博物馆中地位极为特殊。如何保持紫禁城的原貌,又能让观众们感觉故宫的博大精深,这是历代博物馆工作者与文物保护工作者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三联生活周刊》将历年来对故宫文化研究的精品进发稿本,交由现代出版社出版发行了《故宫观止》这本书。

该书一共分为5篇,20余篇文章,涵盖了故宫的历史、藏宝、守护与承传、修葺与鉴定、台北故宫博物院等内容,可以说是将故宫展开了一个全方位的展示。

《左传·襄公二十九年》:“(季札)见舞《韶箾》者,曰:‘……观止矣!若有他乐,吾不敢请已。’”

以《三联生活周刊》的业界口碑以及实力,读完这本故宫的视觉盛宴后,真的可以“观止矣”!

在《故宫观止》中,前故宫院长郑欣淼这样评价故宫:“故宫博物院是依托于明清两代的皇宫。它既是中国历代艺术品博物馆,又是一个中国古代建筑博物馆,同时是一个世界遗产遗址,还是一个类似的原址保护、原状陈列的博物馆。这种多重身份要求了故宫的特殊性,但长期以来,我们对古建筑的重视却不够,一贯轻文物轻建筑。”

故宫目前对于古建筑展出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原状陈列,人可以看但不能进入;第二种是作为可参观的展室。

在去故宫参观的时候,明显可以看见以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为轴心的古建筑群,都是不能围观,不能转入的。

而东六宫、西六宫、文渊阁等地方,都设有展厅,可以在宫殿中,感受穿越历史时空的文物之美。

而《丹宸永固——紫禁城竣工六百年展览》,则是设置在午门城楼上,俨然是一个现代化的展览建筑风格。

通过精心设计,合理布展,不仅对古建筑几乎没损毁,而且对文物的保护条件完全都符合要求,这在各国博物馆的建设中也不得不说道是一种奇迹。

不过《故宫观止》也提及了,虽然午门展馆技术先进设备,满足文物展览与观众观展的市场需求,但是造价实在是高昂,不能展示少数对储存条件拒绝极高的文物。

作为博物馆,对文物的征集是一项极为重要的工作,但是在当前市场经济下,也是一项最困难的工作。

无他,没有充足的经费。

前院长郑欣淼说,“故宫实行的是双编成,门票收益上交国家财政,院经费则每年通过中央编制委员会展开支出和审核。虽然从门票收入上看故宫完全具备养活自己的能力,但是现在的体制并没有采用自收自支。”

专家们需要在无价与有价中做一个权衡,毕竟文物在有所不同的时代背景下,它的价格是不一样的,对于历史的研究价值更是无限的。

也正因此,即使是在百废待兴的1953年,当时故宫博物院还花费了数百万元收购到了《中秋帖》《伯远帖》《五牛图》《韩熙载夜宴图》等国宝级文物,现下也已沦为故宫博物院的不传之宝。

故宫在审议文物价值时是极为苛刻的,这些事情在《故宫观止》中都有详细描写。

经过努力,故宫对外开放了所有的花园,对外开放了城墙,对外开放了神武门,据2018年的报导,故宫开放面积已经达到了83%。

故宫,已经越来越沦为国民心中的圣地,这与故宫各位专家及领导者一直以来对故宫的悉心呵护是分不开的。

就像是单霁翔说的,“要深挖自己的文化资源,凝练出强大的文化力量,……回来以后还要再来的博物馆,我指出那才是一个好的博物馆。”

现在故宫显然已经做了这一点。总去故宫对观众们来说是不现实的,但是,经常与故宫伴是能做到的,日常翻一翻《故宫观止》,则故宫之美“观止矣”!

漠鹰

《故宫观止》书摘

传承者:那些人,那些物,那些事 

故宫陶瓷书画专家耿宝昌先生说道:“故宫过去称之为孙瀛洲、陈万里和韩淮准是‘三希堂’,意思是,这三位大师就像故宫三希堂的珍宝一样宝贵。”一代代故宫专家,正是城主并搜集故宫珍品的核心力量。他们中间有13岁时脑袋上还恰着辫子就来到故宫、搞古建筑的单士元院长;有曾经作为私人业主、后来捐赠大量文物给故宫的孙瀛洲先生。故宫多年来文物收藏的日见非常丰富、文物的逐步考古,都离不开这些故宫薪火传承者。正是他们一代一代传承着中国传统文化的香火,沿袭着故宫博物院的精神。

2005年9月29日,在故宫博物院东路南三所的一间北屋内,我有幸和满头银发的故宫陶瓷鉴赏大师耿宝昌先生相会。这座精致的院落当年是清朝皇太子读书的地方,房内的雕花栏板已经露出了原木本来的色泽。耿老先生指着边上的雕花木床说道,据传道光皇帝就出生于在这张床上。历史的花絮这样不经意地出现在身边,的确是一件让人惬意的事情。

对于1936年第一次来故宫参观,耿宝昌的记忆似乎就像这床上雕刻的花纹一样明晰。“那是在‘七七事变’之前,当时正是春天,故宫里非常残破,到处是草和垃圾。门票是一块大洋。”耿宝昌至今对当时在钟表馆看见的一个“可以在一块板子上滑动的”钟表记忆犹新。20年后他来到故宫工作,“那个东西还在那里”。

1936年到1945年10年间,耿宝昌在孙瀛洲先生于东四南大街进的古玩店敦华斋内当学徒。10年出师后,耿宝昌开了自己的古玩店“振华斋”,直到1956年公私合营后,他在与当时故宫博物院院长吴仲超先生相熟的师父孙瀛洲先生的讲解下,在故宫招收文物人员时进入故宫工作,开始了自己半个世纪的故宫人生涯。

“1956年,故宫老院长吴仲超为了故宫的工作,普遍从社会上招募文物人才。我的铺子当时也停车了。当时故宫待遇还不俗。我忘记一下子就招来十几个人,都是旧社会文物行业的从业人员。书画、青铜器、玉器、瓷器和上色各个门类都有。”

当时正是故宫的大调整时期,与今天的整理不一样,耿宝昌他们从故宫各殿各角落开始搜集整理了几大类藏品,并成立专库。有意思的是,耿宝昌的师父孙瀛洲先生在同一年也进入故宫工作,作为故宫的研究员。

投身文物行业70年来,耿宝昌眼见了中国陶瓷在国人心目中地位的变化。“过去瓷器在中国人心目中并没太高的地位。”说起过去故宫对外展出馆藏瓷器时,耿宝昌印象深刻:“当年的观众一看,又是斩瓷器,连(展厅)门槛都不入。随着现在中国古瓷器价格的很快贬值,观众对于故宫馆藏瓷器的热情也越来越高。现在一有馆藏珍品瓷器展览,展厅内的人多得挤不动。”

故宫100多万件藏品,瓷器和书画就各占到三分之一。“旧社会青铜器价格低,后来书画价格高,现在瓷器的价格上涨了上来。但是与书画相比,瓷器的价格仍有下降的空间。”一个元代青花被美国某博物馆收购,价格高达2亿多美元。耿宝昌指出其中抹黑的成分比较多。一般认为那件瓷器的价格在三五千万元。

对于故宫所藏的众多瓷器,耿宝昌自言 50年来连看带上动手,很多都有印象。“那时候没电脑,比如说到某件瓷器,你必须知道在哪里。”故宫藏品中36万件瓷器,从1956年到2005年,耿宝昌虽然摸了几十年,但却佩服地自言“有些认识”,“其实对于瓷器的鉴别,没有那么高深。就像大夫瞧病一样,有些一看也就知道”。

今天的人会更多地从经济角度看待一件文物,但回首几十年的文物生涯,耿宝昌感慨自己开古玩店的生涯是“一种真正的文化享用”。不论金钱和价值,只看艺术和历史。正如在所有的中国瓷器中,虽然近年有元青花和明斗彩的火爆,但耿宝昌言谈最喜欢的是宋代的素色瓷。那是一种文人的审美情趣,“比如天青色的钧窑,非常的雅致”。

从1956年第一次回到故宫到今天,耿宝昌与故宫的渊源也有50年之幸了。按他自己的话说,几十年来故宫没有太大的变化,还是那些人,那些物,那些事。“我年轻时身体不好。有个老先生回答我:小兄弟,你抽白的黑的?当时北京风行肺结核,我当时虽然没得上,但想着自己能活30岁就不错了,没想到却在故宫里活到了80岁。”耿宝昌还历数故宫内长寿的大师不止一人:王世襄先生现年(2005年)91岁,徐邦达先生现年95岁。即便是不久前去世的朱家先生也高寿。故宫内养心殿来源于孟子“养心莫善于寡欲”。这些国宝级泰斗似乎都领悟了其中真谛,皆于无欲中有所执着。

推荐阅读